HOME > 最新消息
最新消息
必威南方都市报设问:报纸还需要体育新闻吗?_综合
[2018-10-23]
报纸还需要体育新闻吗?

 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,传统纸媒的生存空间愈显狭小,特别是对于强调时效性的体育新闻来说,只固守原有版面已难跟上时代潮流,于是,南都体育对微信公众号(ndsports)进行了大力改版,力图满足更多读者的口味。在微信公众号改头换脸粉丝猛涨的同时,那么,问题来了――― 报纸还需要体育新闻吗?如果需要,还需要什么样的体育新闻?听听身处采访一线的几位体育记者怎么说。

  从不正经开始,推开另一扇窗

  卖萌卖脸求关注,南都体育的微信公众号(ndsports)改版度过了第一周,收到不少好评和建议,获益良多――至少粉丝的上涨数量是喜人的。

  在一个所有人都在唱衰纸媒的时代,南都体育微信公众号在改版宣言的第一句就说:“谁还在报纸上看体育版啊?”既是自黑,也是困惑:在一个人人意识到健身重要的时代,体育新闻会是没人看的小众自娱自乐?

  并不是真的没有人看,在筹划微信号改版之前,我在微博上弱弱地、认真地询问了粉丝这个问题,当然还是有人看,也有人保持着剪报收藏的习惯。至少在过去十几年里,报纸是一个难以改变的阅读习惯,就像书籍那样,捧在手心里翻页的,和在平板电脑上触屏的感觉,全然不同。

  体育信息爆炸式发展,每天四五张体育版已然容不下所有的信息。早在数年之前,体育版就不得不做减法,有时候选择去掉欧洲五大联赛,有时候选择去掉NBA,有时候选择去掉综合体育,在邮票上跳舞的感觉相当不爽,我们无法告知你体育的世界里有那么多精彩的故事,有那么多励志传奇,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项目。

  走上微博和微信的平台,去拥抱一个新时代,对于过往专注于用好报纸上每一个角落的我们来说,也是一步步前进的摸索。以往,将报纸上的内容搬运到网络上,就算内容写得再精彩,也应者寥寥。如今,微信公众号每天的推送,更注重纸张上展现不出来的原创作品,或有搞怪吐槽,或有劲爆内幕,或有实用贴士,在采访的时候,记者都转变了模式。

  我们给廖力生和常飞亚两位广州新星递上同题问答卷,给英格兰[微博]球星迈克尔欧文[微博]同样送上一份,都是娱乐多于体育的不正经采访,你可以通过简短的问答,得到比以往千篇一律的赛后发言、场面回答所不同的答案,必威;我们送上篮球宝贝健身秘诀、跑广马的拍照技巧教程、球场装逼指南,不是只为博你一笑,真有真材实料;还有日之泉搬迁的内幕揭秘、习近平关于中国足球发展的批示、广马十大帅哥评选……

  空间豁然开朗,内容趣味无穷。体育就是和周围的人一起玩耍,在只有单方面输出的报纸,这确实做不到,而在微信,必威,我们渴望收到更多的信息,关于你爱看什么体育新闻,然后再磨合。范加尔说过,任何一支球队他都需要至少6个月时间来了解和磨合。(南都体育足球记者黄嘉鑫)

  报纸不需要怎样的体育新闻

  纸媒上的新闻就像孱弱老兵,被一个个精壮如牛的新兴载体逼进角落,别说“杀出一条血路”这样的自欺欺人的话,尤其是以赛事为核心的体育新闻,时效性、互动性上早已全面处于劣势,你只有在梦境中上演手撕鬼子的戏码。

  很长时间以来,我们都生活在这样的绝望之中。于是很多同行媒体纷纷寻求转型,他们将体育新闻做成了体育社区新闻、体育行业新闻、体育产业新闻,甚至被砍掉了整个体育新闻部,这是基于自身利益的改变。当上级领导从你身上看不到任何变现的潜力,你就需要走上一条革新的道路,这就是现实,每一个体育新闻从业人员都要面对的残酷的现实。

  但体育新闻不是职业拳赛,它的存在不是为了经济收益,假如你有资质成为一名商人,就不会紧紧握住这支廉价的笔。单靠几个版面,无论如何闪转腾挪也养活不了本部门的工作人员。就目前情况来看,远离传统体育新闻操作模式的同行们,还处于纠结与挣扎之中,没有人敢说自己的转型已经成功。报纸需要什么样的体育新闻,必威?我无法给出自己的答案。我只大概知道报纸不需要什么样的体育新闻――― 拜金媚俗不能做,摇尾乞怜不能做,假公济私不能做。假如你认为报纸可以不存在体育新闻,或者不用通过报纸来了解体育新闻,那不是我的错。(南都体育驻京记者徐显强)

  好玩又有用,人必分享之

  经历了一个星期从报纸到微信平台的转变尝试,作为体育记者,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一点是,你可以清晰地拥有了一些数据来指导你的采访方向,于是就发现受众们其实对于某场比赛的结果、某个球星的数据、各种日常的采访,兴趣都不是很大,他们需要的是那些能贴近他们的生活、特别是服务类的体育信息,而这些信息如果能通过一种有趣的方式表现出来则效果更佳。

  比如我们广受好评的那篇教跑友如何在跑广马时拍靓照的文章,其实更像是给女孩的化妆攻略,但它首先结合了当下热门的赛事――广马,其次又通过对比感强烈的一个男生图像来诠释化妆精髓,实用的同时又令人忍俊不禁,自然大受欢迎。至于很多人以为起个香艳的标题就能吸引到读者,此举在一般的网站也许是成功的,但在微信平台其实并不是特别被提倡,因为微信是靠朋友圈转发传播的,所以一个人转发出来的东西有可能影响朋友们对他的印象,而人都是爱惜名声的,自然不希望在他人眼中自己形象低俗,所以标题艳俗化反而不会被人拿出来分享。(南都体育篮球记者汪雅云)

    在夹缝中寻找价值纸上体坛仍然多彩

  电视的赛事高清直播,传统互联网无限的信息容量,移动互联网编辑的信息出口,都让报纸的体育版面有些尴尬,这是事实,无需回避,但我更认可那句话:“不是报纸不行了,是你用不好报纸。”

  什么样的内容才有资格被放到报纸体育版上是老生常谈了,不过这个问题在当前形势下更显紧迫。放一个恒大[微博]前一天晚上3比0主场战胜某支中超中游球队的新闻有人看吗?有是有,针对普通看报的读者,常规新闻是要看的,但现在还把看报的读者视为第一读者,那这报纸就没法办了。

  如果一个读者希望看到恒大的新闻,那么他早已经通过手机看到了,看到了比分、进球队员、赛后谈。报纸如果还只是提供基本消息,价值就不大了。另外,在当前版权界限模糊的媒体环境里,你一条写恒大赢球的稿子,如果互联网都懒得转载了,这种稿子的价值基本为零。

  报纸一方面要视互联网不存在,另一方面更要把自己做成内容生产商。有些政经新闻是宣传任务,有些商业新闻是广告需求,而体育报道基本上是干货,如何包装新闻出售,体育版编辑记者似乎是所有版面里最有紧迫感的一群人。办法也只有一个,在电视、电脑、手机的夹缝里寻找价值,幸好这不是死路一条,因为好看的报道从来都不是自动呈现的,而是靠挖掘的。

  一场恒大3比0的比赛,本身的新闻价值跟一场0比3是截然不同的,不是说要盯着恒大输球就做大,意思是把精力放到那些值得深挖的新闻中。电视只能直播比赛,互联网只能做碎片式消息,报纸能做什么?举个例子,李娜[微博]退役当天,国内有家报纸的记者电话联系采访了李娜在德国的主治医生,后者详细诉说了李娜因伤退役的原因。电视记者没去做,网络记者也没去做,反而是报纸记者做了。再以里皮个人报道为例,电视纪录片无法记录真实的里皮,因为根本走不进里皮的生活,网站记者可以把里皮某一个故事细节放大,却难以全面展示人物个性,但报纸用四五千字去描写一个人,再辅以独特的版式语言,唯有如此,才能展现这个人。读者不需要这样的报道?总有需要的。网站也需要这样的报道,只是他们人力成本有限,顾不上。

  体育版面如果用心做内容供应商,就能够永远存在。哪怕纸质消失了,版面也永远在,价值也永远在。(南都体育足球记者丰臻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